唱三儿

好想拥有一种人生

左手搂着黄渤,右手勾着张涵予,
腿上坐着张震,

啊,完美。
lofter,这个地方用了很久了,其实从最早在圈子里被大家用起来的时候基本都是奔着来发同人或者一些个人作品而来的。

tag,这种东西的原本实际作用在于“便于搜索到这个元素”,其实也就等同于搜索引擎的关键词。所以只要作品里出现了这个元素就可以打他的tag。没有,就不要去打。这是tag本身它使用的唯一规则。目的也只是为了便于寻找。
但现在比较敏感的是在同人这个话题里,粉丝自己定义了很多所谓的“规矩”,到底同人里有大名打还是不打?

回到前面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平台本身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平台。
如果说是微博这种人人都使用的一个使用率非常高的地方,那么比较敏感,就是这种作品最好不要打单人的名字。

但是lofter在粉丝群体的使用范围里大部分的用途都是用于发同人或作品。所以其实在这个平台上cp本人名字这个东西本身其实影响并不大。

大家对于要不要提到一些cp里本人名字这个问题,主要的担心还是可能怕牵扯到个人或者被本人看。但是你在一个本身就是发布同人作品的平台上,并不存在这种问题,因为,首先他本人并不会到这种地方来看,其次只要注明了是同人就已经是提醒观看了。

所以大家不用再费尽心机来到处去巡查要不要打名字这种事情。
说实话,关于cp tag这种东西,现在很多人对他的纠结已经进入了一种疯魔化的状态了,我在同一个名字下面有看到很多关于其他的cp的内容,其实大家使用的时候都对这种事情并没有很纠结。但往往就是一小撮人因为自己的纠结而把别人的目的扭曲了,一个本身就是分享的平台上,你对别人的分享方法指指点点,而且大部分是来自于你自己个人心里想要的一个道德标准,那么这种要求强加到别人身上,只能说有点想当然了。
一个打劫路上顺便捡了个色的黑社会

【昉震】日初明 Part 6

我靠,见过……我心里一慌啊。

阿武和阿祖你们俩就别捣乱了,都跟我走吧!
珍这特么还玩上四人游了,你长本事了啊?!

长安



(新民 x 李懂 x 周文暄 | 无节操无底线脑洞产物)


周文暄下班的时候已经快9点。朋友拜托他帮忙开点抗生素,他忙到下班才想起来。大半天都是坐诊,有疲乏。他于是干脆穿过大半个医院,去口腔急诊科的药房取药,权当是散步了。

 

医院这两年建了新的门诊大楼和住院部,几幢旧的小楼就用作夜间急症了。周文暄已经很久没来过这儿。几年前还是见习医生的时候,到常在这边出入。记得楼前种了许多绣球花,一到夏天就开满了。很好看。

 

已经是夏末光景,绣球过了花期,开始衰败下来。泛黄萎缩的花瓣残留在笔直的花茎上,仍然能看出烂漫时期的繁盛。这让周文暄不禁想起了多年前的某个傍晚,少年单薄却挺拔的背影。

 

李懂快回来了吧?

 

恍惚间仿佛看见了那张懵懂、倔强的脸。周文暄朝急诊大厅深处看了一眼,才意识到这不是错觉。只不过正站在楼梯口和别人说话的那个,是新民。

 

楼梯口旁边就是化验科。新民和别人说完话,就拿着一叠资料朝化验科方向走去。周文暄也跟着朝那边走了几步,仍然是远远站着,正好能听见他说话的距离。

 

“注意事项上面都写清楚了,大家仔细看看。要是没问题了,就在上面签字。然后抽血、吃药、睡一觉,明天早上起来,再抽血,然后就可以回去了……”

 

周文暄反应过来他在做什么。那边坐着的一位中年妇女,或许是第一次来,她看起来很紧张,拉着新民问了很多问题。她脸上有被生活的艰辛困苦打磨留下的风霜,她抓着新民的手臂,就像抓着救命稻草。新民一条一条回答她,并没有不耐烦。周文暄又站着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转身打算走了。

 

新民弯着腰回答完红姐关于试药酬金、间隔期等等一些列问题之后,直起身。抻了抻有些酸痛的腰,恰好就看见了那一抹熟悉的背影。

 

“周大哥!”

 

那人没反应。新民干脆放开嗓门大喊了一身:“周文暄!”

 

周文暄转身,新民已经一路小跑到了他跟前。

 

“没大没小的。”

 

新民选择性忽略了他的话,转而问:“你下班了?”

 

“嗯,打算回家了。”

 

“我这边也快完事了。要不你等我一下?我请你吃个晚饭呗。还没吃晚饭吧?”

 

周文暄刚打算回答,新民已经抢着说:“要是吃过了,就陪我吃。有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等我5分钟。”

 

话音刚落,也没等周文暄回答,又一溜烟跑远了。新民嘴上说5分钟,实际上把所有事情交代完,起码还要十几二十分钟的时间。他一边跟耗子说话,一边看不远处的周文暄。他找了张椅子坐下了。他今天穿一件蓝色长袖衬衫,现在两只手抄在胸前坐着,也不知道有没有不耐烦。

 

但新民自信一会儿要讲的事,足够让周文暄开心,所以从医院出来到大排档的路上,尽管周文暄的话很少,他也没在意,反而气定神闲地点了好几个自己爱吃的菜。

 

等上菜的间隙,新民一边拆着消毒碗筷,一边貌似不经意地说:“我哥回来了。”

 

原本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的周文暄,仿佛一下子有了精神。“李懂回来了?”

 

新民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心想,平时表情少得像面瘫,一听说李懂回来了,就笑得像不要钱似的。至于那么开心么。

 

新民看着周文暄唇边的那颗小痣,莫名地有点讨厌他现在的笑容。他有点搞不懂自己,李懂回来明明是挺值得开心的事。但为什么周文暄的笑,让他那么心烦。

 

“既然回来了,不如明天来我家吃饭?刚好我明天休假。”

 

“行吧。”

 

 

——————

晚上新民回家把周文暄叫他们去吃饭的事情告诉李懂,他原本以为李懂绝对会特别干脆地答应,确是没想到,李懂听完没说话。

 

“怎么了,你不想去?”

“那倒不是。”

“你有多久没见过周大哥了?”

 

新民这才仔细去回想。李懂参军之后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而每次他回家似乎都不太凑巧,要么李懂总有事情忙,要么就是恰好周文暄不在,这么多年他俩好像一面都没见过。

 

“我去,从你去了部队,就再没见过周大哥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你参军的时候年纪还不够呢。肯定是周大哥帮忙的吧?”

 

刚好这时候,洗衣机洗完衣服“哔哔哔哔”地响着。李懂起身:“我去晾一下衣服。”

 

他的速度很快,新民根本没留意到李懂一瞬间不自然的表情。只是在他身后说着:“就这么说定了啊。你是没去过周大哥家,大房子、精装修,还有好大一个露台。真好啊。再说了,你也应该谢谢他之前帮你吧……”

 

新民还在身后一个人自顾自聒噪,李懂把衣物一件一件从洗衣机里拎出来抖平,脑子里回想起那个混乱的夜晚。他不知道周文暄还记得多少,但对于他来说,那个潮湿、炎热夜晚的记忆,陪伴他度过了无数次演习、越野、野外集训。

 

当匍匐在草丛中,一趴就是一天一夜,训练的枯燥令他感到厌倦。每当这时候,李懂就会回想那一夜,周文暄的怀抱,好闻的气息,和温柔的吻,每每想起这些,他才能再次感受到生命的鲜活。

 

所以,第二天李懂跟着新民去周文暄家,一路上都是忐忑不安。粗心如新民,都明显感觉到他的焦虑。期间好几次,李懂都想找个借口溜掉。

 

“哥你没事吧?”

“没事。”李懂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回答。

“我看你这一路都像魂丢了似的。不会是因为太久没见周大哥,紧张了吧?”

李懂没回答,新民就当他是默认了。于是他搂过兄弟的肩膀。

“嗨,我当什么事呢。周大哥真的可好了,跟以前一模一样,一点也没变。你不在这段时间,好多事,多亏他帮忙。他之前问了好几次你什么时候回来,昨晚听说你回来可开心了。”

“真的?”李懂侧过头去问新民。

“真的。”

 

着句话极大程度上抚平了李懂的焦虑,一直到周文暄家门口,他都没再想着溜。但新民按门铃后,门还没开的那几秒,李懂的心跳突然加快。执行任务子弹在身边炸开,他都没那么紧张过。

 

直到门被打开,那一幕仿佛是慢镜头,李懂深吸一口气,朝着屋里望去。这一眼,兄弟俩却同时呆住了。新民不确定地看了一眼门牌号。

 

“你们是李懂、新民吧。”开门的人问到。这是个和周文暄年纪相仿的男人,留着中长的头发。男人留长发并不多见,这位看起来却不讨人厌。五官精致,高鼻梁,眼睛尤其狭长秀亮。“我是文暄的朋友,叫我阿武就心了。快进来。”

 

这位叫阿武的男人往旁边让了让,示意李懂和新民进去。他俩进屋才发现,除了他还有另外一个陌生男人。那人剃了一个精神的圆寸,浓眉大眼,似乎还有点混血成分。阿武顺便介绍:“那个是阿祖。”

 

“Hi.”名叫阿祖的男人举着酒杯打了个招呼。

 

开门的那瞬间,李懂就觉得开门的男人有些眼熟。这会儿,当这两个人站到一起,李懂才想起来,这两位,就是那一晚送喝得烂醉的周文暄回家的人。这个发现,然他瞬间呆立在原地。

 

这时候,周文暄从厨房出来。

 

“阿武和阿祖,你们见过了吧?两位都是我的好朋友。阿武难得从日本回来一趟,所以我就把他也叫上了。至于另外一位,是顺便过来蹭饭的。”

 

“什么叫顺便过来蹭饭?我现在很忙的好吧。我一刻都不想离开我女儿。”

 

“信了,知道你有女儿,你最厉害。”

 

他们拌嘴的空挡,新民已经熟门熟路摸进了厨房。只留李懂一人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周文暄介绍完他的两位朋友,这才回过身来看着李懂。

 

“回来了?”

 

“嗯。”

 

“这次回来待多久?”

 

“俩礼拜左右。”

 

李懂渐渐冷静下来,此时的周文暄神色如常,笑容温暖和煦,李懂以一个观察员的眼光判断,周文暄应该是不记得那晚的事了。

 

“挺好,回来了就好好休息。”说完,周文暄又转身问那两位:“你们俩之前见过新民、李懂吗?”

 

阿祖晃了晃酒杯没说话。原本倚靠在墙壁上的阿武却突然站直了,略有些严肃地说:“见过。”


👆既然很多人不明白(竟然还有人不知道尹老师最喜欢的演员是张震这件事我也很惊讶了)昉震cp到底这个脑洞是怎么来的hhhh

另外尹昉在年初的腾讯视频采访里也说到过这件事,大家可以自行搜寻。 而且他早之前就关注了张震,在他关注列表里是比较靠前面的。

再加上长沙路演时候不小心说漏嘴的一些事情大约他和张先生见面的原因的应该就是差点参与拍摄雪暴(最后没有参与)了。
所以其实这也就是一个迷弟和男神的脑洞而已。

至于为什么昉是攻……因为他其实确实蛮攻啊!🌝🌝

张先生刚从嘎纳回来,今年将担任上影节评委,不造他俩会不会有可能又见面了哦🙊🙊🙊

一个悟空懂的个人视频



送给我亲爱的 @芝士买三斤打五折 太太,太太是我的阅读风向标,是我还能再嗑下去的动力源泉!

请您点击这里

剪不出你笔下精彩和尹老师炸裂演绎的十分之一,很想哭😢

请不要嫌弃我的渣技术。

我为什么来不及修细节就爆肝了?

因为我一秒都不能忍受他俩分开😢 @芝士买三斤打五折 

太太写的文是宝藏,图是辣鸡🐔

萌了喜剧演员的水仙,惊呆了自己。 
而且还是从艾马一步步走进了春生的陷阱。我真是出息了🙃

是因为最近看艾伦采访时候看到了这个百褶裙的梗忽然和基友开了个绣春feat.铁拳的脑洞hhhh

你们俩这种作战方式也算是夫妻同心了。在家没少玩接球吧【。


图很大很耗流量

#殷澄每天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part.4

#陆大人也不远了

#殷澄每天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part.3

陆大人已加入豪华套餐

叨叨几句绣春

裴大大的手账本一度让我想起读书时候硬壳本上面一定要贴上好看的贴纸才能在同学们之间鹤立鸡群稳中取胜,但是学习成绩不好这么做就会被老师以不务正业为由弹劾。

但我们裴贤弟,优等生,南司の大脑,就算配上青金石镶扣和流苏挂坠都没人敢说No。估计马仔们每天都要排队摇号竞选今天谁可以给课代表润笔吧。


berntsson:

今年以来在影院最大的满足就是通过《绣春刀·修罗战场》(绣2)补上了之前欠《绣春刀》(绣1)的电影票。2014年12月电脑看《绣1》,四两拨千斤,惊艳。见多了苏格兰调情卖卤面或法式装修德瓷餐盘里放两片午餐肉(还不是梅林),终于在整洁精致的小馆吃到新鲜清蒸多宝鱼了。这份扎实、讲究和低调延续到《绣2》,表演虽然整体稍微偏“过”,但统一深度烘焙也算自成风味。故事仍然特别丧,还有些烧脑,如果爱在影厅里玩手机可能就会连不上逻辑,这片子面上就没挂着《月亮之上》《小苹果》那样火红的相。


片中的两个人物——裴纶和沈炼都特别招我喜欢。


不看电视剧,对雷佳音没有先入为主的印象,他的裴纶机智犀利深不可测,又被一张吃货属性的猫日圆脸在可怕和可亲之间平衡得恰到好处。裴大人还是个讲究的,无常簿上雕花按扣青色流苏外加大大刻着一个“裴”,对比同级炮灰凌云铠的素皮标配本,可算是手账达人。这么个双商爆表武力值高、重情重义还性格灵活的人,要不是沈炼“克死兄弟”的光环太过耀眼,怎么看也该是寿比南山的命。


沈炼,外表一副“我超凶”的样儿很是唬人,行事却是一步步被推着走,特别被动。虽然没有大富贵,但国安局系统里子承父业,帝都私产独门独院,有官有房、父母双亡,自己又是单位直接领导陆文昭的救命恩人所以处处有人罩着,沈炼的无压力养成了他的“无欲无求无动力”。陆文昭当年在尸堆前锥心泣血发誓“换个活法”,沈炼却连自己救的大太监郭真的脸都记不住,大概因为不care。上班打卡守好地盘,当好技术骨干,下班之后则是自己吸猫举铁插花收字画的简单生活。这种房间整洁无异味的小日子,空降一个“嫂子”进来连眼毒如裴纶都没看出异样,显然他可以继续这样“奢侈”下去,如果没有北斋这档子事。成长环境决定了他没练过先发制人,博弈中总是让对方执黑。这么个人,却又始终攥着骨子里的那点干艮倔,要不怎么读得懂北斋那只蝈蝈。

“沈兄要是乏了就在裴某这靠会儿。” 


今天我终于可以大言不惭的打tag不心慌了!😎✨

路阳导演放点花絮救救孩子好不好。

其实对台词真的是一个很好地梗啊?

刚才回复一个小朋友的留言,发现雷老师的台词水平真的不错。

雷老师作为学霸考入上戏,又在考上海话剧中心的时候是第一名的成绩,这些基本功底肯定特别扎实。话剧演员又十分注重台词表现力,综合这些方面他肯定是剧组里比较省心的演员之一。

而张先生最近几年虽然普通话水平突飞猛进,但一激动依然会暴露口音。(大概跟我吵架吵到兴头上会说家乡话一样吧咳。)

路阳曾经让张震多看看北京卫视学习普通话。在北京第二场首映发布会上雷老师曾经也爆料说他和他震哥一起训练了8个月。所以路阳应该可以把普通话学习课程委托给雷老师啊???


比如练完功的时候俩人坐在各自的休息椅上,张先生团队正在为他放松什么的,忽然他读到哪句台词的时候不知道该不该用儿化音,就过去问另一边的雷老师。

雷老师肯定是舍不得他震哥站着的嘛,顺手拽个小椅子给他坐。对台词的时候顺便把他的普通话给他捋一捋。


——你看这儿啊,这句话。“我没有北斋的画儿”,这个画儿,后面要有个儿音,要不然就特干你知道吗。“我没有北斋的画”,特干。你要加个儿音。

——哦……我没有北斋的画……儿?

——画和儿就自然连一块儿那种,你zhei样儿,你把舌头啊,卷起来。画~儿~,你再试试。

——画儿?

——对对,这个舌尖啊,要往回钩。你看我啊,……这样儿。你那舌头勾一个我看看。


………………………………一个儿音练一宿。

路阳:我们这个剧组真的非常和谐。

Like him I am doubtful
That your love is true
But if you decide to call on me
Ask for Mister Blue

纵身一跃跳进RPS深坑



(其实也不太好意思打tag衍生的是太遥远了不喜欢的告诉我,我可以删掉裴沈tag)

我真的想看RPS了

想看珍参加电影节的时候又见到他。和他在林荫路上散步。

上海的夏天爱下雨,他脱下外套给俩人遮雨。带他去安福路的小洋房避一避。

想看珍站在他家还没装修的空房子窗边看雨,他在边上点烟。房子里连灯都没有,黄霉天阴暗起来只能看到两个人的剪影。

他叼了两支烟点着,一支给自己一支给珍。

下次见面不知道又是什么时候了,他烟吐的笔直的说。

珍把烟举到雨里熄灭,抱住他说那你可以来台北啊。



雨太大了,两个人都走不出去。



但是雨总会停的。

《Take me to Shanghai》


Ray在上海买了一套洋房。
这里应该有两个人的,他想。
他知道另一个人是谁,却不知道他身处何方。

有时会收到信,写满密语的纸,偶尔附一两张他自己拍的风景照。
Ray反反复复看了很久照片,拿着信绕着餐桌停停走走,又坐下来写写画画。
破译出来之后,给自己倒一点酒,一遍遍读。


他想起当初添置家具的时候。

他想让房间里有一点另一个人的气息,想来想去却只知道他会弹钢琴,就买了琴来放着。

而琴盖已经很久没打开过了。


Ray看着窗外笼罩着人间烟火气的短巷,外墙斑驳的老楼。
他想,这里应该有两个人的。


BY:Freak



昨天的裴沈衍生(RPS)的MV终于传到B站了,画质有了惊天地泣鬼神的飞跃。

感谢 @tomorrow 倾情贡献的B站!(我是真的很不喜欢绑定手机这种要求决定弃号做废狗。)以及@chen 的封面 和@Freak 的文案,这个文案说有十万字售后其中八万车。我都记在我的无常簿上了【。


承蒙大家的错爱,就这么一个破视频掀动这么多人付出我真的有点不好意思啊。

在tag下恬不知耻又发了一次,希望裴沈CP能多让我吃一阵子(尔康哭.jpg

我越来越PRS了!怎么破!!

雷老师家那条路不长,从头走到尾就那么点路。

但是它离我心爱的小酒馆非常近,散步也就半个小时吧。超想把小酒馆地址贡献给雷老师,想让他带着张先生一起去品品酒【。墨西哥老板一手调制的各种饮料人人都喜欢。至今还没人能拒绝小酒馆的神秘配方。

赶上心情好的时候俩人可以抽上烟,聊到凌晨4点。反正老板从来都坚持到最后一个顾客走才打烊。临走还会给他俩送上保留曲目——刺激的shot。

俩人从酒馆出来,雷老师顺路送张先生回住处(妈的电影节的住处也离雷老师家好近,我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沿路看着天开始发亮,音乐学院传来早起的学生练琴的声音。

啊,真是太美好了啊。暴风哭泣。



一张小酒馆的装逼照片。

这不就沈炼和裴纶超现实AU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的想看

前两天补了这个采访,忽然想看裴沈AU。


大早上沈炼在院子里扫地练剑,裴纶故意兜一大圈绕过来,臭不要脸的就搂住他亲一下。

路过的凌云凯看见,故意假么装的大声道:"郑掌班早啊",吓俩人玩。

后面打哈欠的殷澄一脚踹他屁股上,你给爸爸滚。


北镇府司出去春游第二天早上集合回厂里。没想到陆文昭一数少了俩人。等裴纶和沈炼看完日出牵着手下山来发现两千多个锦衣卫都瞅着他俩。

于是裴纶被贬去了南司【别啊


……请大家写吧!好吗!

我剪出了个什么音频?????带耳机,拜托你们一定要带耳机。

点我上车   密码: r35m

猜猜两个声音哪个是哪个呀🙃


PS.没有明确的谁攻谁受吧所以大家可以自行YY反正我觉得可以🌝🌝

宁波路演

观众:你当电灯泡的感觉怎么样

雷佳音:你没看出来吗其实杨幂才是电灯泡

🙃🙃🙃🙃🙃我还能说什么

感谢 @you're terrible 和  @泳裤第二条半价!  

画了这么多可爱的sunpark小周边💕而且都好精致,拍完我就赶紧塞回去啦!

回头就去买挂绳全挂上😁比心

等了一个月他制作,但是拿到觉得其实效果一般般啦……自己玩玩。明年家里就用它了!

太美了!修长!白!俏皮!!感谢roroll!

你大爷张涵予的硬片,就是他妈的硬!

高队长牛逼!高队长威武!我爱高队长!我爱频频回坑的feel!!

全是GIF费流量得很!